范文参考网

    华夏正声 千年回响

    来源:http://www.faithseal.cn 发布时间:2021-02-21 点击数: 97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12月28日,当乘客从郑州地铁4线会展中心站走出时,绵长悠扬的天籁之音仿若从远古穿越而来,循声而去,却被眼前唯美的古典国风视听盛宴深深震撼:钟鼓磬瑟、箫管琴笙、汉舞唐韵,这一刻,世界仿佛凝结在精妙绝伦的旋律中。

      这是河南博物院华夏古乐团首次将“贾湖骨笛”等活态化的音乐文物带入地铁空间,以快闪表演方式走进百姓日常生活,用承载着数千年文明的音乐文物传唱“历史好声音”。

      华夏古乐团创建于2000年。20年来,乐团始终梦想,实现了中华古代音乐的当代华美重现。

      “让文物奏乐、让文物唱、让文物跳舞,是我们的初心”

      8000年前,贾湖先民手执精致的骨笛吹响了优美的旋律,迎来了华夏文明的曙光。

      8000年后,这支乐器成了华夏古乐团演出舞台上当之无愧的“主角”,它发出的远古回响令闻者动容。

      出土于河南舞阳贾湖遗址的贾湖骨笛,改写了中国音乐史,它是我国音乐考古史上出现得最早的吹奏乐器实物。出土之初,专家用它吹奏了民《小白菜》的曲调,贾湖骨笛以其独特的音律性能世界,列河南博物院的九大镇院之宝首位。

      “骨笛是我们复原的第一批音乐文物,最开始是用树脂、骨粉仿制的,外观、材质、音色都和骨笛相去甚远,吹起来总是缺乏真实感。”乐团骨笛演奏者贺小帅说。

      2016年,乐团从一位藏族鹰笛手艺人那里找到了几根来自草原上自然死亡的鹰或秃鹫的骨头,其中一根,形状大小都和贾湖骨笛接近。乐团为此成立了项

      目小组,跑了全国许多地方,最终在南京找到了制作骨笛的,并参与了骨笛制作全过程。在演出之余,新晋入团的演奏员晏文涛等人一遍遍地抛光打磨骨笛,打磨砂纸从80目逐渐更替到5000目。当这支真正的“骨笛”第一次被吹响时,他激动不已,仿佛8000多年的音乐文明传承到了他的手中。

      骨笛只是华夏古乐团复活音乐文物的一个缩影。20年来,从8000年前的骨笛开始,到5000年前的陶埙、4000年前的龙山特磬、3000年前的夏王宫铜铃,再到2000多年前的两周钟鼓磬瑟、箫管琴笙,1000多年前的舞乐俑……他们复活了乐器实物、音乐图像和文献等300多件音乐文物,编译创作了100多首乐曲,一件件文物跨越历史时空而来,幻化成一幕幕鲜活的演出场景。在华夏古乐团成立20周年音乐会上,根据汉代画像砖重构的“建鼓舞”,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河南博物院音乐文物馆藏丰富,如安阳殷墟出土的商代乐器编铙、陶埙等,为我们展现了完整的商代乐器组合关系;鹿邑长子口墓出土的排箫是目前我国发现的最早的排箫实物;淅川下寺出土的‘王孙诰’编钟是春秋时期音乐性能最为完备的编钟组合之一,构成了完整的中国音乐文化链条,而且这些乐器都属于那个时代的顶流。”河南博物院院长马萧林说,让文物奏乐、让文物唱、让文物跳舞,正是我们创建华夏古乐团的初心和梦想。

      在马萧林看来,华夏古乐是博物馆陈列展览的延伸,从展厅延伸到舞台进行艺术化的解读,能有效拉近文物与大众的距离。

      “以匠心守初心,我们不仅是演奏者,还是研究者、传承者”

      2000年5月1日,华夏古乐团正式公演,自此千年古乐传承创新发展之。那一天,当8000年前的远古笛声、典雅的编钟雅乐,回荡在河南博物院的大厅时,现场掌声经久不息。

      大学一毕业,在华夏古乐团成立之初便加入其中的古瑟演奏员袁佳音,至今清晰地记得当年的点点滴滴,“我们最初复活的音乐文物,主要是贾湖骨笛、编

      钟编磬这些河南博物院馆藏‘重器’,能够演奏的乐曲并不多,大概有五六首,主要集中在先秦时期,比如诗经音乐。”

      在乐团团长霍锟看来,团员们就是一群“孤独的敲钟人”和“快乐的传承者”,是他们的、坚守才成就了现在的华夏古乐团。“华夏古乐团的每一件乐器、演奏的每一首曲子,都倾注了太多人的心血。”霍锟介绍,比如编钟,要经过翻模、铸造、调音、编配等一系列程序和无数次试验才能投入使用。

      “好不容易把乐器复活了,演出曲目又成了一道现实难题。因为已知最早的乐谱出现在唐代,到宋明清时期才真正成系统。所以,在复活音乐文物过程中,我们要翻阅无数考古发掘资料、历代古谱、文献资料以及寻找民间音乐遗产,从蛛丝马迹中破解其中‘’。”霍锟说,华夏古乐团23人,每个人都以匠心守初心,“我们不仅是演奏者,还是名副其实的研究者、传承者。”

      他们时常奔波在考古工地测量最新音乐考古的数据、测音采样,又时常忙于研制编钟铸造和古代丝弦,时常埋头于古代乐谱、民间音乐遗产之间,进而不断地将考古、研究,然后搬上舞台。

      春华秋实结硕果。截至目前,华夏古乐团研发的历代乐器整体数量达100余套,包括古代乐器的诸多类别,如骨笛、编钟、编磬、陶埙、排箫、笛、箫、虎坐鼓、古琴、瑟等,演奏曲目也越来越多。

      “让华夏古乐世界,让世界聆听中国,这是我们的中国梦”

      从《诗经》《渔翁调》《七盘舞》到《欢乐颂》《烟花易冷》《凉凉》,从编钟演奏、笙箫并奏到古典诗词吟诵、情景古乐,华夏古乐团从未停下创新创造的脚步。

      用古代乐器演奏的流行音乐会有什么不同?霍锟说,华夏古乐版的演奏多了一份厚重雅致,它传递的是典雅、秩序、有趣,这是古代音乐文明的核心审美。

      随着华夏古乐团的舞台呈现越来越美,影响也越来越大,他们开始走出河南、走

      向全国、世界。2010年,乐团首次登上国家大剧院。霍锟压轴吟唱《阳关唱别》,那一次他仿佛是在用生命唱。“那个时候我就是唐朝的王维、李白,他们赋予我的是要发出几千年来最强的声音,最好能够绕梁三日、三年而不绝。”霍锟说。

      正是这样一群以传承华夏古乐为的年轻人,建立起了华夏民族湮没已久的音乐文化,也注定了未来的会越走越远。

      2013年,华夏古乐团受邀到美国演出20天近20场。在poly高中演出结束后,一群高中生围着演职人员久久不散,他们对东方古国乐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认为绵延几千年文明的东方古国,从历史深处走来的音乐文化最具东方魅力。

      在这次演出中,由十余名客家人组成的华人带给华夏古乐团难以忘怀的和继续前行的动力。“他们开着几辆车跟着我们从到,再到波特兰,走了2000多公里,为我们义务宣传、献花、组织座谈会等。”霍锟至今还记得,当这些华人听到来自故乡的华夏正声时,禁不住泪流满面。那一刻演员们由衷感到“自己是文化使者,以往的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

      近年来,华夏古乐团多次代表国家、河南省赴外进行文化交流、访问演出,足迹遍及10余个国家。

      随着群众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关注度越来越高,华夏古乐团在微信、抖音、哔哩哔哩等网络的搜索量、点击量已累计达1亿多次。

      “这是一个可喜的变化,意味着传统文化正在回归人们的生活。”霍锟说,虽然华夏古乐团建团20年来,现场观看的观众量达200万人次,但相比网络动辄上百万的点击量,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下一步,乐团尽快启动上“云端”计划,积极融合创新,打造更多博物馆艺术精品。

      音乐声声、钟鼓铿锵,华夏古典音乐的丰富内涵正以其独特的魅力感染世界。让世界聆听中国,这是华夏古乐团的中国梦。

    原文标题:华夏正声 千年回响 网址:http://www.faithseal.cn/baogaofanwen/2021/0221/1506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