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参考网

    蜿蜒起伏的意思一座湖与它的蜿蜒

    来源:http://www.faithseal.cn 发布时间:2020-01-14 点击数: 59

      想去梅子湖边走走那段林中小,既是已久,又是临时起意。所谓小,其实是条临水栈道,据说环梅子湖的单边行程就有四公里。记得刚来边城普洱那几天,殷情友人为让我熟悉一下,曾驱车领我到各处转了转,仓促间,只在临水栈道上随意走了几步,算是认了个门,蜿蜒起伏的意思便转身离去了。心想既是来小住,便有的是时间,什么时候去都好。一晃好久。孰料那天清早起来,见天气尚好,就独自出发了。

      没去惊动朋友。查了一下地图,离城不太远,公交车应是可以到的,时间长一点,担心中午赶不回来,就打了个车。上车后我告诉去梅子湖。问我是不是去梅子湖公园?我完全没意识到前后两个说法有什么不同,说是啊是啊,到了一看,眼前完全不是上次朋友领我去过的地方。正要埋怨自己的粗心,突然想起不久前刚刚读过的一句话,是个从没见过的苏州作家说的:“油盐酱醋只是单纯的甜酸苦辣,只有放进菜里,才能说是滋味。现在的日子,是没有菜的油盐酱醋啊。”依他之论,油盐酱醋一类作料,是不能单独吃的,必须有菜。他说的“菜”,指的是写信——现在的人不大写信了,在他看来,没有了“信”的日子,作料失去了附着,哪有滋味?此说倒也有趣。反之,如果日子是“菜”,把包括错误在内的“油盐酱醋”之类的作料,时不时放进日子里,太过安逸平淡的日子,或许就有滋有味了吧?于是不再懊悔,索性从公园敞开的大门踱进去,见树木葱茏,光影错杂,空气清冽,还真有一片好景致。只是抬眼一看,苦了我也:要去到湖边栈道,须得先爬一处般既高且陡的台阶,才抬头看了一眼,就叫我望而生畏了。于是再次想起“油盐酱醋”那些作料,心想还是慢慢地爬吧,大不了多歇几次!台阶分成三大台,每台大约六七十级。有了心里准备,爬起来喘气归喘气,真慢慢上去了,倒也没有觉得特别难。

      上得台阶,见那竟是那个湖的一道水坝——原来所谓的湖,先前也就是个水库——依然不见临水栈道!问了一下,便顺着水坝往右走,是条不算太短的缓坡。抱定了慢慢走的打算,走走歇歇,顺着指牌,倒也很快就到了湖边的临水栈道,看到了上次朋友带我去到过的地方。

      真走起来才发现,其实,一条临水栈道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临水虽是一种美,但走在,不也还是一条么?但在明亮晨光与斑驳树影的映照、遮挡,以及相互强弱不定你消我长的无尽变幻中,栈道的蜿蜒便与波光的闪烁、阴翳的浓淡一起,造就出了某种离奇甚至诡异,蜿蜒起伏的意思让那片风景有了迂回与纵深。想想,碰到那样的美是需要运气的:去得太早,太阳还没照进树林,太晚,太阳已直射湖面,那样神奇的光晕效果都难以出现。这才想到,原来那片依山就势的湖水,既不是个规规矩矩正儿八经的圆,也不是个曲线妥帖一无凹凸的椭圆,若从空中看,那个山谷里的湖恰如一架鱼骨,中间是长而窄的主湖,两边则不规则地斜刺着伸展出去,直到看不到的地方。于是你走着走着,以为前面就到了对面早就看见的那段栈道,及至真走了过去,才发觉哪跟哪啊,要去到对面那段栈道,须得绕上好大一个弯子,而那个弯子此前你是看不见的,它恰恰是某一根你从没想象过的“鱼刺”。如此,就仿若山,还有水,在跟步行着的人,像幼时的小玩伴一样躲着猫猫,有趣得很。也幸好阳光与树影掺和着,才给那自如蜿蜒起伏盘旋的栈道,平添了许多明暗不定波漾闪烁的异样妩媚。有时你脚下的那段栈道,因了树木的掩映,暗淡到近乎发蓝,而从脚下伸出去的另一头,不知怎样绕来绕去地,竟然绕到了离我看似很近其实很远的一个犄角处。近乎发蓝的小尽头,恰让斜打过来的阳光镀成了一片金黄。那种光影精灵般的变化,真神奇到让我直想呼喊。我加快了脚步,想去看看栈道拐弯处的那片金黄,到底是不是真像我在远处看到的那样辉煌灿烂,却听扑棱一下,随着一声或可用简谱记下来的脆生生的鸣叫,一只鸟儿就从那片金黄处飞了起来。可惜,它没朝我左前方的宽阔湖面飞去,那样我或可长久些地注视它,而是刚一现身,就飞进右前方的树棵子里去了。我的目光完全跟不上它羽翅扇动的迅疾。那一晃而过的翅影,只一刹那,就消失在了我的眼前。回想它的那声啼叫,到底是在怨我惊扰它了呢,还是在说我走了,你们就自个儿玩吧?于是我又有些后悔了——为了我的又一个错。如果不是心急,如果不是特意加快了脚步,也不至于惊动它吧?那样,或许我可以一直走到近处,它才会飞起来,我就能清清楚楚地看见它了,至少,也能大体确定它羽毛的颜色,观赏它飞行的姿态,让我对那只鸟儿有个相对完整的印象。现在却不行,除了一团影子,我几乎什么都没看见……

      那之后,我沿着那条栈道,又走了好长一段。栈道依然蜿蜒着。一个小小的私愿,是盼着能幸运地再次碰到那只小鸟,至少是它的朋友,在另一个地方飞翔。但一直走到太阳升得老高,整个栈道几乎都已处在直射的冬日阳光下,再也没有了神秘,也没碰到一只鸟儿。我只好返身往回走了,多少有些扫兴。但一上回头又想,那个湖,那片水,那些映在水里的云,那条栈道,原本都是静静的,也是美的,但艺术还是需要一定的磕绊和蜿蜒,而人生恰是生命的艺术,也是需要一点痛苦一点遗憾所造成的纵深的。如果从一开头就一切正常、顺利,我就不会走错,当然也就不会遇到那么美妙的斑驳光影,不会刚好遇到那只鸟;如果我不性急,就不会惊飞那只鸟,让它一闪而过;但如果那样,那天的梅子湖之行,也就太平淡无奇了。那一天,就因我坐错了车,才看到了梅子湖恰到好处的光影,虽没能看清那只鸟儿的起飞,那整个一片山光水色倒因了那只鸟儿的惊飞,通通活了起来。没有它,我会是什么感觉呢?或许,那只鸟儿才是“菜”,蜿蜒起伏的意思湖、水、云和栈道,都是“油盐酱醋”。没有那只鸟儿,一切就都是没有菜的油盐酱醋,哪来的滋味呢?

      于是,回想着那条栈道的蜿蜒,回想着那个湖,那些蜿蜒,那些光影,回想着那只鸟,那些错,那些“滋味”,一想就想到了如今……

    原文标题:蜿蜒起伏的意思一座湖与它的蜿蜒 网址:http://www.faithseal.cn/dangtuanfanwen/2020/0114/791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