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参考网

    绝盗刘海涛丨反转式重复: 经典里的创意写作方法(冯骥才《俗世

    来源:http://www.faithseal.cn 发布时间:2020-01-14 点击数: 192

      刷子李专干粉刷这一行。他要是给您刷好一间屋子,屋里什么都不用放,单坐着,就赛一般美。最让人叫绝的是,他刷时必穿一身黑,干完活,身上绝没有一个白点。别不信!他还给自己立下一个规矩:只要身上有白点,白刷不要钱。

      一年的一天,刷子李收个徒弟叫曹小三。当徒弟的开头都是端茶、点烟、跟在后边提东西。曹小三当然早就听说过那手绝活,一直半信半疑,这回非要亲眼瞧瞧。

      那天,头一次跟出去干活,到镇南道给姓李的人家新造的楼刷浆。到了那儿,刷子李跟管事的人一谈,才知道派头十足。照他的规矩一天只刷一间屋子。这楼有九间屋,得刷。干活前,他把随身带的一个四四方方的小包袱打开,果然一身黑衣黑裤,一双黑布鞋。穿上这身黑,就像跟地上一桶白浆较上了劲。

      一间子,一个屋顶四面墙,先刷屋顶后刷墙。屋顶尤其难刷,蘸了稀溜溜粉浆的板刷往上一举,谁能一滴不掉?一掉准掉在身上。可刷子李一举刷子,就像没有蘸浆。但刷子划过屋顶,立时匀匀实实一道白,白得透亮,白得清爽。有人说这蘸浆的手法有高招,有人说这调浆的配料有秘方。曹小三哪里看得出来?只见的手臂悠然摆来,悠然摆去,如同伴着鼓点,和着琴音,每一摆刷,那长长的带浆的毛刷便在墙面“啪”地清脆一响,极是好听。啪啪声里,一道道浆,衔接得天衣无缝,刷过去的墙面,真好比平平整整打开一面雪白的屏障。曹小三最关心的还是刷子李身上到底有没有白点。

      刷子李干活还有个规矩。每刷完一面墙,必得在凳子上坐一会儿,抽一袋烟,喝一碗茶,再刷下一面墙。此刻,曹小三借着给倒水点烟的机会,拿目光仔细搜索刷子李的。每一面墙刷完,他搜索一遍。居然连一个芝麻大小的粉点也没发现。他得这身黑色的衣服有种的威严。

      当刷子李刷完最后一面墙,坐下来,曹小三给他点烟时,竟然看见刷子李裤子上出现一个白点,黄豆大小。黑中白,比白中黑更扎眼。完了!露馅了,他不是神仙,往日传说中那如山般的形象轰然倒去。但他怕难堪,不敢说,也不敢看,绝盗可不住还要扫一眼。

      这时候,刷子李忽然朝他说话:“小三,你看见我裤子上的白点了吧。你以为的能耐有假,名气有诈,是吧。傻小子,你再仔细瞧瞧吧—”

      说着,刷子李手指捏着裤子轻轻往上一提,那白点即刻没了,再一松手,白点又出现,奇了!他凑上脸用神再瞧,那白点原是一个小洞!刚才抽烟时不小心烧的。里边的白衬裤从小洞透出来,看上去就跟粉浆落上去的白点一模一样!

      冯骥才的《俗世奇人》写活了36个奇特怪异的天津时代的民间人物。冯骥才写人,首先采用“动作性细节”来刻画36个奇人的“独特言行”。《张大力》是“胳膊笔直、笑容满面,好像举着一大把花似的大石锁”;《钓鸡》里的“活时迁”,那“蹲在墙角,抽着旱烟,将黄豆、线绳、铜笔帽几下就把鸡拉到眼前”的奇特场景;《泥人张》里的张明山,“左手伸到桌子下边,打鞋底下抠下一块泥巴,右手依旧端杯饮酒,几个手指飞快,比变戏法的刘秃子的手还要灵巧”的动作……均生动传神地将奇人的奇言奇行描现纸上。用精心提炼的“动作性细节”传神表达人物的独特言行是冯骥才写活奇人的方法之一。

      冯骥才的第二个写人方法是让一组“动作性细节”结构成“变化型情节”。冯骥才把一个“核心写人细节”与若干个“一般发展细节”组成了“有变化的故事情节”。它的有开端、发展、、结局等完整的微型小说故事形态,常常有个大反转、大曲转、大骤升的变化过程,并且又是在精练的微型小说篇幅里快速完成的“艺术突变”,以此加深读者对奇人的奇言奇行的深刻印象,引导读者富有情趣地深入探究奇人的生活逻辑和心理逻辑。

      《刷子李》写到了一个专干粉刷行的奇人,他立下一个规矩:刷浆时穿一身黑,若身上沾到白浆点,“白刷不要钱”。他给李善人新造的刷浆时,冯骥才放笔用“场面描写”描绘了刷子李的的动作与形象。如果把这个动作性的场面描写设定为“A”的话,那么故事的发展情节就突变为“-A”了:徒弟曹小三突然发现裤子上出现了白点,这下子刷子李要“倒面”了—“白刷不要钱”了。最后的“细节”:那个黄豆大小的白点,原来是刷子李抽烟时不小心烧的一个小洞,里面的白衬裤透出了白点。这样的“变化型情节”,绝盗可用A-A-A的“回到原点式的反转情节”来归纳。

      《酒婆》《蓝眼》《蔡二少爷》等作品的“反转突变型情节”更是精致丰满,已经出现A-A-A-A的“多重反转”模型;除此,绝盗这本《俗世奇人》还有:以《苏七块》《刷子李》《死鸟》等作品为代表的“重复斜升式”(A-A’-A”)的突变情节;还有以《张大力》《青云楼主》《泥人张》《绝盗》为代表的“A-B”式的“曲转式情节”。冯骥才的“变化型情节”之所以具备阅读情趣和艺术冲击力,最主要是他的“反转、曲转、斜升”等各种“翻三番、升”的情节技法,全能娴熟、精美地使用。

      冯骥才用“动作性细节”和“变化型情节”写活36个奇人还不是他最终的艺术目的。冯骥才在这36个奇人的个性和命运上,寄寓了他比一般人和一般作家更深刻、更宽阔的人性理解和历史认知。附着在奇人身上的深邃的文学创意是《俗世奇人》最有艺术价值的地方。冯骥才寄寓在每个奇人身上的文学创意有这样的构思与表达的思:

      先用“动作性细节”突出地勾勒奇人的奇特言行。因为有奇人的奇特言行,所以我们读到作品文本到了2/5的“发展细节”的部位时,常常被奇人的奇特言行所震撼;冯骥才接着使用或“反转”、或“曲转”、或“斜升”等3个左右的“发展细节”,把奇人的“奇特”做“翻三番”(反转与曲转)或“升”(斜升)的渲染、铺垫,奇人的奇特言行被夸张表现到了极致;当读者最充分地感受到“奇特、怪异”之后,冯骥才才在“细节”和“结局细节”里,通过“全点破、半点破、全留白”等艺术方式,创建寄寓奇人的独特言行之上的“性立意”。让读者理解、认同奇特言行背后的历史的逻辑性和人性的合,让读者、思索他在奇人奇事的合之中寄寓着的人性思考和审美评价。至此,作家在奇人奇事的合解读中创建了智慧的文学创意。

    原文标题:绝盗刘海涛丨反转式重复: 经典里的创意写作方法(冯骥才《俗世 网址:http://www.faithseal.cn/lunwenfanwen/2020/0114/791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