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参考网

    童儿?梁山伯与祝英台是否真有此事?

    来源:http://www.faithseal.cn 发布时间:2020-01-14 点击数: 142

      明朝著名文学家张岱(浙江绍兴人)在其著作集《陶庵梦忆》第二卷《孔庙桧》一文中写道:“己巳,至曲阜谒孔庙,买门者门以入。

      宫墙上有楼耸出,匾曰‘梁山伯祝英台读书处’,骇异之。”据济宁市副局长、著名的梁祝文化研究专家樊存常先生考证:梁祝二人在济宁市邹城市峄山读书。

      曾慕名而至济宁市曲阜孔庙拜祭过孔子,并过孔庙的藏书,后梁祝二人因相互思恋而死,惊天动地,曲阜孔庙为了表彰纪念他们忠义,特地于二人在曲阜孔庙读书的地方标以牌匾,以示纪念。

      东晋时期,浙江上虞县祝家庄的玉水河边,有一个祝员外他的女儿叫祝英台,聪明美丽又动人从小就跟自己的哥哥学习诗文章等。

      慕班昭、蔡文姬是很好学的,就会觉得家里面学习也也不到更多的知识,没有更好的老师给自己传授知识,就一心想要到杭州去寻找老师求学。

      但是祝员外了女儿的请求,祝英台求学心切,伪装成卜卦的人,对祝员外当面说,据来判断,让你的爱女出门是好事。

      祝父亲看到女儿打扮成男生的装扮,看不出什么破绽,为了不心让她失望,只得勉强答应,祝英台女扮男装,远赴杭州求学。

      途中,邂逅了赴杭州求学的绍兴,对书生梁山伯,一见如故你读的很开心很高兴,在草桥停上撮土为香,义结金兰。

      不久,二人来到了杭州城的万松书院内,入学。从那以后,同窗共读,两人形影不离。梁山伯跟祝英台一起学习了三年之久,感情深似海,祝英台是深深地爱着梁山伯的。

      但是梁山伯始终不知道她是女儿之身,只把他一直当成兄弟,并没有特别的感受了。这边祝英台的父亲,由于非常想念女儿,不断地在催着她回去。

      祝英台只好,急急忙忙地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梁山伯和祝英台分手了,但是还是依依不舍。早十八里相送的途中,祝英台不断接着的物品暗示着自己对梁山伯的爱意。

      梁山伯忠厚不理解其中的意思,祝英台很是无奈,便撒谎说家中有个九妹,相貌品行都与自己非常相似,愿意替梁山伯做媒人可是梁山伯家中贫穷,未能如期而至。

      等到梁山伯去祝家求婚的时候,不知祝父亲已经将英台许配给了家住在鄞县的太守之子,马文才。美满的姻缘,就成为了泡沫,二个人在楼台上相见,泪眼相向,凄凉伤心地离开了对方。

      在告别的时候,立下了誓言,生之时未能在一起,死后要死在一起!后来梁山伯被朝廷召到了鄞县当县令,梁山伯整天忧郁缠身成了疾病,不久之后便离开了。

      他死之前的遗言就是死之后能把他葬在鄮城的九龙墟,祝英台听到了梁山伯的死讯后,也想一起跟梁山伯死去,祝英台在出嫁的时候,绕道去了梁山伯的墓前祭拜。

      最后在祝英台的哀声下,看不下去了,风雨交集,梁山伯的坟墓爆裂了,祝英台直接跳入了坟中,墓穴合拢了,风雨也停歇了,彩虹也出来了,梁山伯跟祝英台化为了蝴蝶,在飞舞着。

      2013-08-16展开全部梁山伯、祝英台的故事,在我国可说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曾有国际友人誉之为中国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但是,历史上是否实有梁祝其人其事?如果有,他们是哪个时代,什么地方人?抑或根本是“街谈巷议,道听途说”的“小说家”之所造?这是个聚讼纷纭、饶有兴味的传说之“谜”。否定有梁祝其人其事者认为:梁祝和《白蛇传》、《牛郎织女》、《孟姜女》合称中国四大民间故事,后来又编成戏剧,尽管戏剧和故事十分动人,但毕竟是传说,童儿因此事实上不存在其人其事,进而言曰:梁祝死后岂能化蝶?其理自明,听来颇似有理。

      然而持梁祝实有其人其事的也有不少。不久前读到一篇短文,说祝英台本是明代侠女,梁山伯是前朝书生,两人本来毫不“搭界”。只是祝英台为民,死后人们为她安葬,挖掘墓穴时发现下有梁山伯墓,遂为之合葬,才敷演出“梁祝”故事来的。这则“轶闻”曾引起人们的兴趣,可惜语焉不详,未说明来源,所据何书,因此无法进一步探索此说的。又据《杭州日报》报道,杭州市有关部门山旅游风景点时,第工程要开辟梁祝故事中的“草桥结拜”、“十八相送”、“梁祝书院”等风景区。报道中虽冠以“民间传说”,但给人的印象是梁祝当在此地活动过。梁祝是哪个地方人

      其实,对于“梁祝”其人其事,历史上有些严肃的学者亦进行过研究探索,清代著名学者焦循就是其中一人。他在《剧说》卷二中引宋元之际刘一清的《钱塘遗事》及自己亲身,说全国至少有四座所谓梁祝墓。第一处墓葬地在林镇之说,见刘一清的《钱塘遗事》。第二处墓在山东嘉祥县,焦循曾亲见祝英台墓的碣石拓片。他在《剧说》中说:“乾隆乙解说卯(1795年),余在山左,学使阮公(即阮元)修山左《金石志》,州县各以碑本来。嘉祥县有祝英台墓,碣文为明人刻石。”第三处墓在浙江宁波,此说是嘉庆元年(1796年)焦循到宁波“闻其地亦有祝英台墓,载于志书者,详其事云:‘梁山伯、祝英台墓,在鄞西十里接待寺后,旧称义妇冢。’”焦循在记载中虽然未说亲见其墓,但解放前该地除有梁祝墓之说外,童儿还有梁山伯庙,鄞县乡间还流传有“若要夫妻同到老,梁山伯庙到一到”的俗语,而且庙中香火还很盛。焦循进而查考地方志,据方志记载:“晋梁山伯,字处仁,家会稽,少游学,道逢祝氏子同往。肄业三年,祝先返,后山伯归访之上虞,童儿始知祝为女子,名曰英台。归告父母,求姻时,已许。明年,祝适马氏,舟经墓所,风涛不能前,英台临冢哀痛,地裂,而埋璧焉。事闻于朝,丞相封‘义妇冢’。”第四处的扬州祝英台墓,焦循基本持否定态度:“及吾邵城北槐子河旁,有高土,俗亦呼为祝英台坟。余入城必经此。或曰,此隋炀帝墓,谬为英台也。”清代另一著名学者毛先舒在《填词名解》卷二引《宁波府志》,和焦循记贸卩城(今鄞县)梁祝墓大同小异,只多了“今吴中花蝴蝶,盖橘蠹所化,童儿亦呼梁山伯、祝英台云。”

      根据焦循、毛先舒引方志所记,那时女子亦未有缠足,为祝英台女扮男装提供了一定的方便,而且志书上记载竟如此详尽,因此不能排除历史上实有梁祝其人其事。梁祝是哪个朝代人

      然而事情还没有完,即使有其人其事,还有东晋、明代两说。持祝英台为明人说者,见于今人之著述,披露于报端。而且焦循曾目击山东嘉祥县明人为祝英台所刻的碣石拓片,可惜他未引碣文,不知还能发现否?加之明人有传奇《同窗记》(演梁祝故事,现存《访友》等),焉知不正是演的明代当代?后杭州市有关部门准备在山重建“梁祝书院”,这也不是毫无根据的。传说中的“梁祝书院”所在地确为明代杭州一所著名书院,不过不叫“梁祝书院”,而是叫“敷文书院”。蛛丝马迹,费人猜疑,故此不能就断为祝英台不可能是明代人。

      然而此说也有站不住脚的地方,因为据元代钟嗣成《录鬼簿》所记,元曲大家白仁甫有《祝英台死嫁梁山伯》的剧目,可惜剧本已佚,无法知其概要。由此上溯,北宋苏东坡的词集《东坡乐府》有词牌《祝英台》,以后辛弃疾、吴文英均有词作。据此又可以推断,至迟在北宋时已有祝英台故事的流传。唐宋词专家龙榆生则认为此调“殆是唐宋以来民间流传曲”。故此梁祝究竟是晋人抑或明人?由于都有一定的文字依据,难以遽断。再有,梁祝毕竟不是帝王将相,用不着像曹操那样死后造“七十二疑冢”,可是何以至少在山东、、浙江都有他们的墓?最后当然不能排除梁祝史无其人其事,对此焦循在详记他耳闻目睹志载时,是有一定保留的:“此说不知所本,而详载志书如此。”总之,这其间还有一些谜,需要我们去探索,破解!(摘自《齐鲁晚报》)

    原文标题:童儿?梁山伯与祝英台是否真有此事? 网址:http://www.faithseal.cn/lunwenfanwen/2020/0114/792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