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参考网

    额妆?这个《红楼梦》有点“非主流”

    来源:http://www.faithseal.cn 发布时间:2020-05-23 点击数: 192

      习惯了87版《红楼梦》中陈晓旭版黛玉的清瘦,张莉版宝钗的丰满,对于新版反其道而行之的“钗瘦黛肥”,您还习惯吗?习惯了87版中的《枉凝眉》略显哀伤的曲调,您对新版中女鬼哀似的配乐,您还习惯吗?可能让您不适应的还有额妆、琐碎的旁白以及妖气与阴气“竞艳”的整体风格,对于这些并不太符合大众审美习惯的非主流元素,观众接受起来可能还真有点难度。

      “黛玉刚进贾府时的造型看起来很舒服呀,比后来妖媚的‘铜钱头’显得清秀多了。”记者不止一次听到身边人这么说。红学家马瑞芳坦言新版中最让她不能接受的就是“额妆”。首先,东方人的五官较平,《红楼梦》里的女儿又多,一水儿的“铜钱头”使角色的辨识度大大减弱,终于记住谁是谁了,演员又换了一拨,这不是在跟观众玩“”吗。再者,额妆也没办法表现宝黛间的传情达意。原著中第四十二回写道,“宝玉和黛玉使了个眼色,黛玉会意,便走至里间将镜袱揭起,照了一照,只见两鬓略松了些,忙开了李纨的妆奁,拿出抿子来,对镜抿了两抿。额妆”这段描述颇能体现宝黛之间的默契和情愫,但黛玉头顶着紧到让人头痛的额妆,万万不可能出现“两鬓松了些”的窘况。

      正如“言多必失”的道理一样,黛钗凤的戏一多,就露怯了。黛钗的台词说得不分意群、没有抑扬顿挫,基本是一个语调一个节奏,完全是“年少不知愁滋味,额妆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感觉,能背下来就不错了,别的要求纯属奢侈。

      姚笛的台词是上气不接下气,额妆而刺耳的笑声愈加为王熙凤的添了几分肤浅,相比当年邓婕版的那种渗透到骨子里的笑里藏刀真是差远了。不过也能理解,这么重一角色,突然交给一个新人,本来就有点“生命不能承受之重”的意思,更何况姚笛之前是从宝钗转到了黛玉,到最后接了王熙凤,肯定是没怎么准备就上阵了,能演好那才叫邪乎呢。相比之下,晴雯、袭人、平儿、鸳鸯、小史湘云等配角的表演要好很多。

    原文标题:额妆?这个《红楼梦》有点“非主流” 网址:http://www.faithseal.cn/shuxinfanwen/2020/0523/1074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