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参考网

    是拥抱未来还是没落?--对新“欧国”的管窥蠡测

    来源:http://www.faithseal.cn 发布时间:2021-02-21 点击数: 155

      11月3日,欧盟27国中的捷克终于最后签署了《条约》,标志着欧洲一体化进程又取得了重大的进展,一个更加“”的欧洲出现了。丘吉尔曾经说过:“设想欧洲今天成立关税同盟或联盟的时机已经成熟,那是完全不现实的。但是谁能说将来也不可能呢?”60年的时光过去了,丘吉尔的“将来的可能”已经变成了现实,而且比丘吉尔的设想走得更远。现在,新的欧盟已越来越像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国家”了,再过几天,他们还要推选出自己的“总统”、“外长”,看起来,一个崭新的“欧国”似乎已经诞生。鉴于欧洲本来就界上影响巨大,欧洲的任何重大事件与进程都必然要波及世界、影响深远,那么,这个冉冉升起的“欧国”其未来与战略影响究竟会怎样呢?这恐怕是很多人都关心的事情。

      一、毫无疑问,这是一个迎合当代世界需要的“”

      “”的欧洲无疑令人瞩目,这个新“欧国”将拥有数量庞大的人口、巨额的经济总量和广阔的“国土”空间,块头足以与美国比肩,如果苏联今天还在的话,也完全可以与之抗衡,这也正是欧洲联合的初衷与动力:在美苏的战略夹缝中改变侏儒状态而成为战略巨人。自从上个世界五十年代以来,尽管其中不乏波折,但欧洲的步伐总的来说不断加快,正如丘吉尔预言的那样,“在和需要的压力日益增长的情况下,一些在今天看来是不实际的设想,很可能在几年之内就成为显而易见的和不可避免的事情了。”丘吉尔所说的“和需要的压力”,就来源当时的两极世界,正是两个超级大国的战略对抗,催生欧洲了联合的道。

      但是,在苏联解体、两德实现、已经是世界经济大国和强国的背景下,欧洲“和需要的压力”在哪里呢?英国外交大臣米利班德曾经说:“这个世界应该是G3,但如果我们再不争气的话,这个世界可能线控制了。”这个世界是不是果线可以姑且不论,但新“欧国”旨在扩大对世界事务影响力的主要指向和瞄准的对手却明白无误,已经不在“欧国”的话下,新“欧国”是欧洲人自己的做大做强,是为了拥抱未来,开辟欧洲的未来之。

      二、全球格局中的“欧国”版块可能带来的战略影响

      现在,人们已经越来越深切地感到,人类越来越大,地球越来越小,有人已经称之为“地球村”。从战略观察的视角来看,这个世界已经小到如此的程度,以至于很难让各个战略大腕都能划出自己需要的领地,这大概是地球的人类饱和吧,就如同非洲一片草原只能容纳有限的狮群一样。现在,“欧国”在成长,它将向哪里划领地、要补偿呢?

      首先,“欧国”堵死了通向的道。双头鹰从来都把欧洲作为自己的梦乡,一部欧洲的历史很大程度上是英法德俄的关系史,历来深深卷入欧洲的事务,中、东欧国家和地区更是演绎大国战略的舞台,曾经一针见血地指出:“沙皇是欧洲的宪兵”。现在,新“欧国”的国土边疆已经毫不留情压到了的疆界,基于力量对比的严重失衡,在可预见的将来,将再也无法重走彼得大帝之,不可能再将波罗的海沿岸及波兰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也不可能再依托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强有力地干预巴尔干事务,可以说,面向,今后只能在白、乌克兰、摩尔多瓦这三个地方唱戏,如果唱不好的话,连乌克兰、摩尔多瓦都可能被“欧国”收为己有。或者干脆说,未来中东欧必然要被“欧国”填得满满的,不会有的插足空间,未来的只能孤处边缘、无可奈何地去咆哮嘶鸣。

      其次,“欧国”将同新型国家争夺世界原材料市场和产品市场。一部的资本主义史,说到底,就是一部争夺原材料产地及产品销售市场的历史。几百年来,欧洲国家控制了全世界,他们先是瓜分全球,把亚非拉变成他们的殖民地,殖民地时代过去后,又通过技术以及市场金融手段控制世界,通过这样的控制,他们把自己的幸福寄生在全世界身上。现在,随着中国、巴西以及大量新兴经济力量的发展壮大,不仅美国的资本主义市场与金融发生了空前的危机,就连欧洲资本主义的市场与金融也面临着根本性的危机,他们控制世界经济进程,安排世界力量格局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早在六十年代,的家弗·约·斯特劳斯就说,“单一民族国家,特别是在今天的欧洲,是一种不合时代的事物,因为这种国家和人口都不足,在国家竞争不能作为能存在下去的单位发挥其作用。”照此趋势发展下去,他们就完全可能丢掉对非洲、南美洲、中美洲、中东、中亚甚至资源与市场的控制。如果不能让他们制订世界市场的游戏规则,不能让他们决定世界主要产品的价格,那真是比杀了他们还让他们难受。新兴国家的力量已经发展到如此的程度,一对一地较量让他们深感力不从心了,2008年会以来的众多事件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所以就提出了“争气”不“争气”的问题。借用“欧国”这个,主要的欧洲国家拧成一股绳,无疑会使他们在死死抱住旧秩序、旧体系的挣扎中心里更加踏实一些。

      最后,不是也不可去挑战美国,但力图要在美国面前挺起腰杆。欧洲在经济上是巨人,整体经济水平并不低于美国,但在上、军事上,欧洲又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矮子,甚至是侏儒,完全于美国。美国为欧洲提供了安全承诺,提供了核伞,在美国的领导下,欧洲实行集体防御的军事战略体制,形象地说,欧洲如同一个小孩子一样,牵着山姆大叔的衣角走。但是,欧洲也不是不明白,山姆大叔其实只是一个年青的愣小子,脾气暴躁唯我独尊不说,还要时不时地摔上一跤,连带着欧洲跟着打趔趄,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不能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别人的身上,不能一棵树吊死,这个道理,欧洲的家们也明白得很。寻求欧洲“”,一直是他们的梦想,其中尤以的家们最为迫切,他们曾经把两德寄托在欧洲的上,认为只有欧洲的才能实现的,才能实现欧洲的“”。两德后,他们并没有满足现状,继续推进欧洲的进程,一个新的强大的“欧国”或许就可以与美国并驾齐驱了。

      的强大的“欧国”看上去可望而又可即,展现在“欧国”面前的几乎就是一片灿烂。但问题是,“欧国”的真的就这样热衷于放弃祖国去建设一个新国家吗?抑或这仅仅是无奈之中的一种权宜之计?欧洲人的“英特纳雄耐尔”果真将顺利实现吗?笔者以为,新“欧国”模样初具,看起来似猫似虎,但是,在通向“国家”的道上,欧洲人还要面临着令人望而生畏的障碍。

      第一,不会因为经济上一体化,就可以在上军事上也实现一体化

      “欧国”27个主体经济发展水平差异巨大,有穷有富,难以同桌;各民族各有特点,在文化上也有明显区别;有的国家有完备的军事工业体系,拥有强大的核力量,有的国家连制造起码的装备都做不到。经济发展水平不齐尚可以通过市场手段调节,但是诸如核武器这样的国防资源如何共享?英法等老牌殖家还有相当的海外殖民地,这也是难以共享的。可以说,经济上一体化可以靠人的努力来实现,但国家的核心力量与资源很难分享,这就如朋友相处,钱财尽可以互通有无,没钱可以相借,但老婆却是绝对不能相借的,道理是一个道理。

      推动欧洲联合,动力主要源于,一帮小国如波罗的海诸国,巴不得因此披上一张虎皮,以此来“北极熊”。但真要让名存实亡或者名实俱亡,这恐怕是想都不敢想象的事情。弗·约·斯特劳斯说过,“是新欧洲星座的地理中心。它的演变,加上它成功地重建了它的经济潜力,以及尤其是全体人要求重新和建立一个更稳定、更广泛的欧洲结构的潜在愿望,将在今后的实践中发挥基本的作用。” “问题是欧洲联合问题的核心”。人是这样想的,但这并不代表英国人、法国人也这样想。事实上,欧洲主要国家仍然存在深深的猜忌与不信任,只不过这种心理深藏于内,只会偶尔一露。记得撒切尔内阁的财政大臣特曾经说过,把今天的欧洲交给还不如当初交给。最后当然以“失言”了之。最近还有披露说,当初两德,英国和法国都曾设法,甚至不惜为此求助于苏联,可见猜忌提防之深。无论怎样经济一体化,英国死活不愿意放弃英镑;无论怎样一体化,法国矢志要加强法语的地位。连英镑和法语都舍不得,难道还能舍得国家的名与吗?

      欧洲是欧洲人的欧洲,欧洲是世界的欧洲,但是,欧洲更是美国人的欧洲。说得彻底一点,欧洲是美国人出来的,直到今天,其秩序也是由美国人安排的,欧洲的防务也是在美国领导下共同实施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不仅仅是军事上的同盟,也是上的同盟,是世界并且共用的战略,正是依托这个,集团才赢得了冷战的胜利,才能在冷战胜利后不断扩大战果。北约事实上已经具备欧洲的作用。那么现在又有了一个“欧国”,北约要因此成为只是美“欧”两国的军事同盟吗?北约与“欧国”两种机制并行运作吗?即或有人希望“欧国”能与北约分庭抗礼、并行不悖,比如建立什么“欧洲军团”“等,但美国在欧洲埋伏的众多特洛伊木马能让这样的期望实现吗?从这个意义上说,新“欧国”表面看起来可以与美国并肩,但或许还是避免不了长成一个畸形儿:经济上的巨人,上的矮子,军事上的侏儒。如此而已。

      这就是欧洲的未来吗?应该说,欧洲的确是在努力去拥抱未来。但从另一个侧面看,这也无情地了欧洲各资本主义国家的没落,他们再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力量,如果不去叠加,他们界上的比重和影响就无可奈何花落去。走欧洲联合之,靠新“欧国”打天下,这几乎就是欧洲最后的孤注一掷,一旦赌输,等待欧洲的,将是一片混乱的泥潭。

      但是,他们前景不妙并不等于我们就可以掉以轻心、可以绝不萦怀、高枕而卧了。在当今险象环生的国际战略格局中,新“欧国”的诞生无疑使已临诸险的中国又增一大险。美国与“欧国”,他们之间有时候也可能发生狗咬狗的冲突,但是,在面对中国的时候,他们就将完全是一丘之貉,他们将结成狼狈关系,界范围内遏制和围堵中国,使中国前有狼后有虎,左右难顾。曾经有一个时期,中国寄希望于欧洲与美国分庭抗礼,这样中国能增加战略选择的灵活性,增加与美国对抗的砝码。现在,“欧国”出现了,中国也将梦碎了。这是实在是一个大好事,早日让更多的中国从融入世界的梦幻中醒来,“先生”的教育作用实在是不可或缺,从这一点上说,“欧国”的出现也许还不能说一无是处。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重温抗美援朝可以治疗某些人的软骨病吗?——纪念抗美援朝七十周年的现实意义

      相比于抗美援朝,今天中国抗击美国的能力增长了多少

      今天我们该怎样告慰志愿军英烈——纪念抗美援朝七十周年

      每当听到怪论:“毛岸英不死,中国就是现在的朝鲜”,我就浑身难受!

      雷英夫:我所了解的关于抗美援朝战争几个重大决策的情况

      重温抗美援朝可以治疗某些人的软骨病吗?——纪念抗美援朝七十周年的现实意义

      为什么当年“放弃”肥沃且拥有众多的藏南?

      央视又公开一段毛岸英彩色影像,周总理是真喜欢这个小伙

      丑牛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的战略远见

      教授尹鸿、带节奏、中国,党委装聋作哑!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远

      钱昌明: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为什么宣传部门抹掉毛的怪象层出不穷?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的校长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一个很奇怪、很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节日”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原文标题:是拥抱未来还是没落?--对新“欧国”的管窥蠡测 网址:http://www.faithseal.cn/yanjiangfanwen/2021/0221/150661.html